第一百三十七章 大结局前篇

    “我父母那边交给我呀,没事的,不要担心!”燕妮安慰马丁。其实燕妮自己心里也没底,但现在最重要的是要马丁同意手术,其它的一切都可以以后再解决。

    “真的?”

    “嗯!”燕妮点点头:“我去跟医生说,明天手术,你乖乖睡,我会一直在,一步都不离开。”燕妮想了想:“你要见你爸妈吗?”

    “不要不要不要,让他们都走,想到他们我就难受,我不要见他们!”马丁突然咆哮起来,把燕妮吓了一跳。

    “好好好,你别生气,我让他们走,不过明天手术要他们签字的!我让他们明天再来!”

    “我自己签,让他们永远不要再来了!”马丁继续嘶吼着。

    “好好好!听你的!”燕妮抱紧马丁。

    可能是太累了,也有可能是起了药效,马丁在燕妮怀里慢慢地睡着了。

    看着熟睡的马丁,燕妮悄悄地走出了病房。

    门口的一群人立刻围了上来。

    “他同意明天手术,不过他现在情绪还是有点激动,不想见你们,你们也给他点时间,我也会尽量劝劝他。”燕妮看着田心瑶:“我可能要食言了。”

    田心瑶一阵尴尬,不过只是一瞬,立刻又恢复了往常的神情:“只要他能好,你们的事情我们不干涉了!”

    “谢谢成全!”燕妮转身走进病房。

    马丁睡得像个孩子,燕妮看着那条吊在半空中的腿,眼泪终于止不住流了下来。

    真着马丁睡觉的间隙,燕妮打了个电话回家,大概说了一下马丁的情况,并告诉父母,等马丁出院,就准备领证了。

    电话那头的父亲没有说话。

    燕妮理解,只是跟父亲说:“相信我,我能把我的生活照顾好!”

    中午,马丁家的阿姨给燕妮和马丁送来了午饭,燕妮喂着马丁吃了点。

    晚上,杜白过来想替燕妮,燕妮没答应。

    现在马丁情绪很不稳定,怎么也要等马丁手术做完了。杜白也没有再坚持,陪到晚上十点钟就回去了。

    燕妮替马丁擦了擦身子,然后合衣在陪护床上躺下。

    这是一个套间,还有专门的陪护床。

    “燕妮,以后我就是个瘸子了!”马丁眼睛盯着天花板。

    “有什么问题吗?我不介意!”燕妮侧过身,看着病床上的马丁。

    “我介意呀!”

    “我只要你活着,活着你才有机会兑现你的承诺。”燕妮认真地看着马丁:“我无法想像没有你的日子,你也不会忍心丢下我一个人,对不对!”

    “嗯!”马丁闭上眼睛:“睡吧,放心,我会好好配合治疗的!”

    第二天的手术非常顺利,马丁推出手术室的时候还没有醒,田心瑶坐在病床前抓着马丁的手一直哭。

    “阿姨,要不你们先出去,一会他麻药醒了看到你们在这里,又会情绪激动了!”杜白看着时间,马丁差不多该醒麻药了。

    田心瑶依依不舍地离开病房。

    “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你一个人照顾马丁根本不行?”杜白见他们都走了,坐到燕妮身边。

    “我应该可以!”燕妮握着马丁的手,盯着马丁就那么看着。

    “我想跟你一起照顾马丁!”杜白沉默了好一阵,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燕妮回过头看着杜白:“你还嫌闲言闲语不多?”

    这次马丁的演唱会,再加上马丁的车祸,再加上杜白和燕妮的书,舆论导向已经变了味。

    “三毛”乐队主唱求婚著名女作家夏燕妮。

    夏燕妮和杜白不为人知的那些事。

    “三毛”乐队主唱车祸截肢,夏燕妮何去何从。

    “你要真是跟我一起照顾马丁,估计以后的舆论就是‘一女二夫,夏燕妮如雨得水。’”燕妮苦笑。

    “我想跟你讲个故事,你听完估计就会同意了!”杜白的语气里有着些许的犹豫。

    “好吧!”燕妮握着马丁的手没有放下。

    “其实我并不是一个不婚主意者,我只是个bl,你不要奇怪,我也是到了高三才发现的,那时候我发现我喜欢上了马丁。但我知道我跟他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不是,他喜欢的一直是女生。直到上了大学,他遇到了你,我才如释重负,他终于找到了真爱,我也需要纠结了。”

    “你还记得上次马丁说我跟向往表白的事情吗?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不让他怀疑我,让我自己有机会一直呆在他身边,其实我根本不喜欢向往,我也知道她肯定会拒绝,我才选择她作为表白对像。”

    “要不是这次这件事情,我打算你们领完证我就去周游世界,从些淡出他的生活。”

    燕妮的震惊非同小可,虽然曾经有怀疑杜白是bl,但却从来没有想到,杜白喜欢的居然是马丁。

    “这也不能解决舆论问题呀!”这才是他们目前要解决的问题。

    “我打算宣布出柜!”杜白用坚定的眼神看着燕妮。

    “你疯了?你考虑过家人的感受吗?你考虑过媒体会怎么写你吗?”

    “考虑过,我父母应该感觉到了,他们不会强迫我的,我还有个弟弟,他们一直把希望放在他身上。媒体怎么写我无所谓,我的目的是要把舆论引到我一个人身上,这样我跟你一起照顾马丁,就没有什么好挖的新闻了。马丁是我哥们,你是跟我合作写书的朋友,这样的关系还不足以让我跟你一起照顾马丁吗?”

    杜白越说越快,越说越激动。

    燕妮闭上眼,将头靠在马丁的手背上。这件事情,燕妮还需要时间来消化。

    “不管你决定是什么样的,求你一件事情,不要将我今天说的话告诉马丁。”

    “他迟早会知道的!”

    “他只会知道我是个bl,但不会知道我喜欢过他!”杜白用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燕妮。

    这份爱太深沉了,燕妮想,如果换作是自己,能不能为自己所爱的人作出这么大的牺牲。

    有时候,杜白真的是个特别让人佩服的人。

    “好,我答应你我不会说。至于你说的你要出柜的事情,你也别那么着急,万一事情没有到需要你这样做的地步呢?”

    也许没有那么多人来关注他们的生活,也许……太多的也许,有很多燕妮都不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