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八章 两名高手

    “晚了。”

    曲金玲不屑的说道。

    话音刚落的同时,张韩突然发出一声惨叫,脸上浮现出仿佛看到无比恐怖景象的表情。倒地之后挣扎了几下,便晕厥过去,暂时失去了意识。

    曲金玲看都没看地上那人一眼,然后看向谢金钗说道:“放人吧。”

    谢金钗派遣身边手下去检查了一下张韩的状态,发现他虽然混了过去,但只是气息混乱一些而已,应该并无大碍。他身上漆黑色的幽冥属性法力也已经散去,所以目前看来就像是刚刚劳累过度昏睡过去一样似的。

    确定了自己手下没事之后,谢金钗才抬头看着曲金玲,微微点头说道:“你真的很厉害。”

    “你也不赖啊,全场只有你注意到了他手上的黑雾。”曲金玲也夸赞说道。

    其实刚才在曲金玲扇对方巴掌的时候,两人就已经暗中交手过了。

    虽然只有一瞬间,虽然两人几乎连法力都没碰撞到一起过,但其实双方心理和勇气上的博弈,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要远超直接对打的危险程度。

    刚才曲金玲在扇对方巴掌的时候,由于是突然出手,所以在速度和先手优势上,是占了巨大便宜的。

    当时的谢金钗处于巨大的劣势之下,甚至一度处于生命被威胁的状态。在那一瞬间,谢金钗假如硬着头皮要反击的话,她这条命极有可能会被曲金玲后续发出的招式带走。所以为了保住这条命,谢金钗刚才不得不硬挨这一巴掌。

    而曲金玲虽然占尽便宜和先手优势,但能做到的也就是扇一个巴掌而已了。她当时如果偷袭的话,确实是有一些机会直接干掉谢金钗的,但如果那么做的话,谢金钗临死前的反击,曲金玲不一定能承受得住。

    虽然曲金玲不知道对方的法力修为是什么样的等级,不知道对方法力是什么属性,但这几乎是高手之间所散发出的那种气息,就让曲金玲感到非常的危险和难以招架。

    这种感觉无比微妙,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言,但高手之间就是可以单凭简单的气势,就大概判断出孰强孰弱。

    曲金玲在消失的六年里,有过一些特别神奇的际遇,所以才会有现在这身神秘莫测的强大实力。她自从回到古圣帝国之后,其实见过太多自称高手的人,在这些所谓高手的神圣,曲金玲都没感受到这种危险的气息。

    换句话说就是,曲金玲目前遇到的所有人里,其中绝大部分的人,只要曲金玲肯去杀,那就没有杀不掉的人。

    事已至此,却只有两个人是特例,是曲金玲感觉到自己即使出手,也无法拥有绝对的胜算,甚至有可能会惨败。

    这两个人,其中之一就是目前眼前的谢金钗,另一个就是沈路。

    但两人身上这种高手的气息,还不太一样。

    谢金钗是那种明显隐藏着极为强悍后招的人,她只是将自己隐藏了起来而已。而当她真正发挥全部实力的时候,其实就等于她的上限了。比如说她表现出来的实力其实只有一成,但她还有九成藏着。等到她发挥全力,顶多也就是十成的全力。

    而沈路呢,则是那种你几乎可以看到他发挥十成威力时是什么样子的人,并不算太厉害。但在战斗过程中,沈路却可以突然爆发出二十成、三十成、四十成等等的力量,让人根本无法预测他到底能发挥多少倍于自己法力的威力,让人感觉有无限的可能性。

    短时间来看,谢金钗肯定是比沈路强大得多。但如果真打起来,曲金玲还真不确定到底最后会鹿死谁手。

    曲金玲和谢金钗两人站了出来,呈对峙状态互相凝视着,但并没有出手的意思。

    两人瞪了好久之后,谢金钗的耳朵忽然轻轻动了两下,然后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对身旁的手下吩咐说道:“将这两个人质放了。”

    “可是……哎,好吧。”

    抓着沈倩华和代达罗斯的那个手下,本来还想挣扎一下,但一想到如果出尔反尔的话就是丢大小姐的人了,所以只能将人质带着走向沈路他们的方向,靠近之后狠狠一推,将两人推得趔趄撞向沈路和徐文蕊身边。

    这一下很明显带着很大的力道,是属于故意报复的那种。

    沈路去接住了代达罗斯,徐文蕊去接住了沈倩华,他们分别都让对方投向了自己的怀中,硬吃了这股撞击的力道,所以两人都被惯性带着往后退了几步,所幸没有出什么事情。

    曲金玲眉头微微一皱,脑袋转了过去,同时身体上飘出了几缕黑烟。

    就在她要出手的时候,谢金钗却瞬间来到了这个手下的面前,狠狠打了他一个巴掌,皱眉骂道:“我谢家需要用这种小动作来恶心人吗?如果是平时,我不会管你们做那些无聊的事情,因为你们无法代表谢家。但如今,我谢金钗带着手下在和别人公平的比试,你却在这里搞一些见不得人的手脚,这是在恶心对方还是在恶心我谢家?以后若再让我看到你们行如此无聊而卑劣的小手段,杀无赦。”

    没有人想到谢金钗会突然如此生气。

    她的手下其实就是故意推了一把,恶心人而已,虽然这种行为非常的恶心,但也不至于把话说得这么重。

    在场众人其实只有曲金玲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刚才那一推,目的真的一点都不单纯。

    首先这个人推的时候,手上是加了一股前倾的力道的。也就是说他们两人被接住之后,身体还会有额外一股力道,将他们再往前推一段距离。

    而这股力道的方向,是施加在脑袋上的。

    这会形成什么局面呢?如果接着的人没注意到这个细节,那么迎面接住这样趔趄而来的人,会和他身体保持一个平行面对面的状态,双手扶着对方的肩膀。

    但如果这样的话,由于被推搡的人脑袋上还有一个向前的力道,所以被推的人的脑袋会往前狠狠撞一下。这样一撞,被推的人和接人的人,脑袋会狠狠的撞在一起。由于不敢使用法力去防御,所以这么一撞之后,极有可能是头破血流,甚至鼻骨被撞歪都有可能。

    幸好刚才沈路和徐文蕊接人的方式,都是那种很担心对方出事,怕对方法力不足的情况下有磕碰,所以才用了搂住对方的姿势接住的对方,所以他们两人脑袋上的力道,顶多是在沈路和徐文蕊胸口撞击一下而已,因此没有产生什么大碍。甚至沈路和徐文蕊都没发觉这一推的情况下,对方耍了如此阴险的手段。

    而曲金玲和谢金钗却很明显看了出来。

    这种没有被实现的小手段,一般人,哪怕是沈路这种身经百战的人,其实都不可能察觉到的。

    只是因为曲金玲和谢金钗的修为实在是太高了,她们会很轻松的判断出每个人身上的力道如何,即将发力的方向等等。简单来说就是看到一个人的姿势,就大概可以判断出他要做什么。

    也正因如此,曲金玲刚才和张韩对打的时候,张韩使出了缩地成寸这样的奇怪招数,都没能在曲金玲身上占到便宜。这不光是因为曲金玲没有实体的原因,更是因为曲金玲可以在某种程度上预测几乎任何人接下来几秒钟的行动逻辑。

    这并非是某种特殊的技能,而只是单纯修为强大之后的一些战斗优势而已。曲金玲可以做到,谢金钗自然也可以做到。

    刚才曲金玲发现对方如此阴险的时候,身上冒出黑气的同时,心中已经有了淡淡的杀意。如果没有谢金钗打扰,曲金玲应该会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将对方给杀死。

    谢金钗也正是察觉到了曲金玲的细微动作,所以才用出这招苦肉计。

    看似在教训手下,实际上是在保护对方。

    这么教训一顿之后,曲金玲就没有理由再杀人了。

    一开始沈路并不知道她们两个女人在干嘛。但看到她们两人一直针锋相对的目光之后,也逐渐明白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谢金钗继续假模假样的教训着手下,而她的手下似乎也察觉到了自家小姐的意思,便很配合的在那听从管教。

    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是在拖延时间。

    沈路有些不耐烦了,站出来说道:“既然我们已经要回了人,那是否代表我们的恩怨已经告一段落?”

    “告一段落?并没有哦,我们的对局还没有结束呢。”谢金钗轻笑的朝沈路说了一句之后,再度转头到刚才训斥的那个手下的方向,对他说道:“如何,你是否想将功赎罪?”

    “青山听从大小姐一切安排!”这自称为青山的少年,急忙跪下谢罪。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冲动,险些闹出了事情,所以现在看到有将功赎罪的机会,当然是急忙答应来表忠心。

    谢金钗很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好,下一场就由你来打。”

    听到这话,沈路眉头大皱说道:“喂,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们决斗只是为了交换人质,你没有了人质,我们为什么要和你打?”

    “人质这种东西,我有的是。”

    谢金钗说完,双手轻轻拍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