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叫她死无全尸

    炎柏葳坐在外间,面沉如水,双唇抿的紧紧的。

    闻言才道:“你何时让他叫我了?我是跟着花狼来的。”

    唐时锦无语:“你不是很有学问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么简单你都没学过吗?”

    炎柏葳更无语:“那你说黄雀也好,说金雀谁能想到。”

    她更更无语:“黄雀也叫金雀子你都不知道吗?我直接说黄雀我怕那人听到!你联想一下都不会嘛?”

    炎柏葳张了张嘴,没再争辩,长叹了一声:“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他站起来面向这边:“伤的可重?”

    唐时锦不高兴的哼唧:“老深老深了,胳膊都要断了……”

    她瞥了外头一眼,从竹屏风的缝里,只能依稀看到他高大的人影,唐老大难得撒娇,很小声的咕哝:“要摸摸长睫毛才会好~”

    他抬手撑住额。

    脸色戾气渐渐褪去,变的满是无奈。

    罗娘子提着裙子,急匆匆的进来:“锦儿!锦儿!”她直接进来了:“你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唐时锦冤枉的很:“我就好好的在街上走着,那几个人就跟着我,我想甩脱他们,结果没能甩脱,五个大男人打我一个!!”

    罗娘子急道:“倒是为什么呢,没问问?我叫沈挚过来!”

    “别急别急,”唐时锦道:“花狼已经去问了,他肯定能问出来的。”

    一边说着,花狼也过来了,跑的有些气喘,隔着屏风急急的道:“阿姐,那人说是听人说了,喝你的血能沾你的财运。”他顿了一下:“我问过了,他说好多人都这么说,我叫他们再查查。”

    唐时锦愕然道:“喝我的血能沾我的财运??”

    罗娘子的脸色都不对了:“是谁造出了这样丧尽天良的流言!”

    她急的说话都结巴了:“这,这不是,不是想要你的命么?”

    唐时锦也是眉头深皱。

    这个世上,穷人太多了,穷疯了,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而且关键是,民众大多愚昧,这样的传言,很多人都会信。

    如今五香肉肠和百大碗正是热卖中,她从一个村中孤女迅速成长,又有缘觉寺高僧在其中,本来就极其招眼儿,在这当口,造出这样的流言,确实是够恶毒的,不光是想要她的命,这是成心叫她死无全尸。

    唐时锦眯了眯眼。

    里外一时安静,炎柏葳的神色冷极了。

    唐时锦在罗娘子的协助下,勉强把夹袍穿上,白着一张小脸出来,示意大家一起出来。

    看四周无人,她才问:“花狼,那朱红花,就我那个后娘,这几天有没来过?”

    “对!来过!”花狼立刻想到了:“我在城门口等你,就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的!大前天上午,她去了百色坊卖绣帕,还去了针线铺子买针线!我去问问!”他转头就要走。

    唐时锦道:“等等!先别急,你报官了没?”

    花狼道:“我叫人去了!”

    “嗯,”唐时锦道:“那你不用去了,这个让沈大哥查更方便。”

    罗娘子道:“咱们先回去吧,别在外头。”

    唐时锦点了点头,就先跟着她回去了。

    花狼留了几个人,等着沈挚,沈挚不一会儿就带着人过来了,那些人早叫花狼的人绑的结结实实,沈挚直接一摆手,下头捕快们拖着就走。

    然后沈挚听着花狼的人说了,往那两家铺子去了一趟。

    不一会儿就出来了,冷脸道:“就是她。”

    他过来罗娘子这边,也跟唐时锦说了。

    唐时锦点了点头,然后道:“这件事情,不好解释,花狼,你帮我个忙,你叫你手下的人,帮着传一个流言出去,就说我被那些人攻击受伤了,然后去医馆之后,小叫花子捡走了我的袖子,上头全是我的血,立刻倒霉了,你明白不?”

    花狼明白了,立刻点头:“好。”

    唐时锦道:“这事儿麻烦,不能叫你的兄弟白干活儿,我给你……”她想掏银子,但是手不方便,炎柏葳直接丢了两粒金瓜子过去,花狼向后一退,没有接,金瓜子就叮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花狼看都没看他一眼:“不用,阿姐,你放心就是,我一定帮你办妥。”

    “嗯,好,”唐时锦道:“在这之后,你就传另一个传言出去……”她吸了吸气,额上汗直往外冒:“就说……”

    炎柏葳截口道:“这事儿我找人办,僧道之类才更可信,你不用管了。”

    唐时锦点了点头,也就没再问。

    然后她忽然想起来:“花狼,我弟弟还在城门口!你帮我去接一下!”

    花狼向后招手,便有一个小叫花子飞奔着去了。

    罗娘子道:“好了好了,还有旁的事没,既有旁人帮忙,你也莫要操心了,赶紧歇一歇,今晚就住我这儿吧!”

    唐时锦默然应了。

    花狼拿了她的袖子,道:“阿姐,我也去了。”

    唐时锦点了点头。

    然后花狼的人好半天才把磊哥儿带回来,这傻小子也是察觉不对,到处找来着,一进门儿,眼圈都红了,就想扑上来:“阿姐!”

    炎柏葳一手提住他,“你阿姐受伤了,小心些!”

    他随手把他放到了一边:“你在这陪着她吧,不要闹她,我出去一趟。”

    他就推门出去了。

    看着这一切的沈挚,有一肚子话想说,可是罗娘子正叫人给她收拾床铺,没空儿理他,他只好也道:“玉娘,我去衙门看看那几个人去。”

    唐时锦道:“沈大哥,那几个人身上有匪气,可能是江洋大盗。”

    “江洋大盗?”沈挚一皱眉头:“行,我去问问。”他也快步走了。

    唐时锦皱着眉头,她现在才发现当小孩儿真是不容易,就打了这么一架,就整个人都废了一半儿,草草吃了几口晚饭就睡了,临睡之前,还挣扎着喝了几滴灵泉水。

    然后一觉睡到了巳正一刻(10:15),醒来的时候,里外都安安静静的。

    唐时锦一手撑着床起来,一推开门,就见炎柏葳坐在院中,正跟沈挚说话。

    她这一出来,两人一起回身,沈挚就道:“妹儿,你醒了?”

    炎柏葳几步过来,反过手背,试了一下她额上的温度,一边道:“都安排好了,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