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7章 无题

    福晋斟酌着字句,低声开口。

    虽然言语之中难掩酸意,但是更多的是关系大丫的身体,以及大丫腹中不知是男是女的孩子.......

    李侧福晋,年氏等人闻言,一个个的眼神晦暗不明,心中各有所思,有的心中恶毒的盼着大丫腹中这个孩子小产,甚至因为小产,一尸两命,以泄她们心头之愤,也有的和福晋一样,满满的是对大丫的担心。

    胤禛的目光望向老大夫,眼中意思不言而喻,老大夫匍匐在地,嗫嚅着恭声道:“启禀王爷,启禀福晋,老侧福晋和腹中小阿哥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老侧福晋年岁渐长,加之之前接连生育,身子有些亏损,此番若是要想平安诞下小阿哥,须得卧床静养前三个月,之后更是需要小心谨慎一些.......”

    哎,雍亲王府的这个侧福晋,是个有福气的,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头,接连生育七次,得了五子二女,如今又有了身孕,也算是锦上添花了!

    这些年,每次老侧福晋有孕,都是他诊断出来,他心中也暗暗感叹,这位老侧福晋的生育能力未免太强大了些.......

    “无碍便好!”

    胤禛闻言,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还好老氏无碍,老氏身子无碍,而且又有了身孕,这可是王府的一大喜事。

    当然了,今日之后,后院之中该敲打的还是要敲打一二,以免有那不长眼的,暗地里头上蹿下跳的,伤着了老氏腹中的孩子.......

    相比于胤禛心中满满的都是欢喜,福晋乌拉那拉氏则是跟吃了黄连一般的苦涩,沉吟了一番之后,福晋笑着道:“大夫,老氏如今年过四十有孕,此番又是突然晕倒,是否需要开些安胎药,培元固本呢?”

    “这.......”

    福晋的一番询问,老大夫愣了一下,心中快速的思量了一番之后,恭声道:“回福晋,小的医术浅薄,思量着老侧福晋既然没什么大碍,那么这安胎药什么的,能免便免,毕竟是药三分毒,老侧福晋年岁渐长,身子恐怕吃不消!”

    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即可领取!

    “当然,老侧福晋身子有些亏损,需要补一补,小的斗胆建议老侧福晋采用食补的方法,满满的养着.......”

    斟酌着字句说完这一番话之后,老大夫耷拉着脑袋,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额,雍亲王府后院之中,看似风平浪静的,但是他这些年替王府后院的侍妾使女们看病,心底里头却是跟明镜似的,这掩藏在风平浪静之下的是波涛汹涌,以及杀人不见血.......

    这些年,王府后院里头,隔三差五的便有侍妾使女,以各种各样的缘由病逝,这里头若是没有猫腻,他是不相信的!

    胤禛和福晋闻言,点了点头,而后让人打赏了老大夫银钱之后,送老大夫出府,之后太医院的院判大人姗姗来迟,胤禛又是请院判替大丫诊脉,而后照例询问了一番,得到和老大夫一样的回答,悬着的一颗心方才彻底的松懈了下来。

    大丫年过四十有孕,等到她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得知此事之后,大吃一惊,暗道自己竟然再次意外怀孕了,算算次数,这都是第八次意外怀孕了.......

    哎,这都是什么事啊?

    她年过四十,都已经是做外祖母的年纪了,结果再次有孕,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让人认为她为老不尊,一把年纪了还老蚌怀珠.......

    大丫心底里头苦哈哈的开始安胎养胎的日常,宫里头年近古稀的康熙皇帝,以及贵妃娘娘等人,知晓大丫年过四十再次有孕,起初是震惊和难以置信的,但是在召见了胤禛进宫,得到了确切的回复之后,心底里头也是欢喜的。

    大丫养胎的这段时间里头,胤禛去福晋的上林苑中次数比较多一些,从以前的初一十五才去,变成了一个月四五次的频率,虽然有的时候是单纯的歇息,但是福晋心底里头依旧是心满意足的,对送子观音更是拜得虔诚.......

    如此这般,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八个月,到了康熙五十八年的十月底,大丫在九个月的时候早产了,诞下了王府的第十三子!

    虽然十三阿哥是早产,但是除了身子有些瘦弱之外,一应体征都很正常,大丫心中自然是欣喜的,而相比之下李侧福晋和年氏等人,则是恨得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掐死大丫,恨不得大丫和十三阿哥,一尸两命,母子俱亡。

    大丫诞下十三阿哥之后,没过几天,上林苑的福晋乌拉那拉氏便传出有一个月身孕的消息,一时间王府之中愈发的热闹了,福晋的上林苑中,每日登门拜访的各家福晋,以及朝中大臣的家眷络绎不绝。

    相比之下,大丫诞下王府十三阿哥一事,倒是被冲淡了许多......

    “侧福晋,如今福晋有孕,府上的格格姑娘们,一个个的都去巴结福晋了,咱们嘉宁阁之中,冷冷清清,一点都不像刚有了新生命诞生的,不知道的人,只怕会以为咱们嘉宁阁是冷宫呢。”

    大丫吩咐下人们关起门来过日子,然而即便是如此,在福晋的上林苑中接连热闹了四五天之后,她身边伺候的下人们,终于忍不住开口抱怨了!

    勾了勾唇,大丫笑了笑,而后云淡风轻的道:“福晋是咱们王府当家主母,如今福晋有喜,热闹一些也是情理之中的,只是........”

    “秋兰,您回头寻个时间,去福晋的上林苑中一趟,替本侧福晋送些贺礼给福晋,另外也委婉的劝着福晋一些,热闹固然是好,但是热闹的时间久了,人多手杂的,难免有人存了不正当的心思,福晋如今怀着身孕,应当小心谨慎一些为好!”

    哎,希望福晋能够明白,希望福晋能够平安的诞下王府嫡子。

    福晋虽然有着私心,但是扪心自问,如今的福晋,比之当年的先福晋,理得清许多,她并不希望如今的继福晋,怀着身孕出什么岔子,将来再来一个厉害的新福晋.......

    “是,侧福晋,奴婢这就去!”

    秋兰虽然不明所以,但是却很恭顺的应承下来,思量着回头寻个时间,提醒福晋院里头的管事姑姑一两句。

    此时此刻的大丫并不知道,她今日随口的一席话,单纯的对福晋和福晋腹中孩子的关心,将来有朝一日会一语成畿,导致不可挽回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