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雪雪在洗澡

    洁白的床上坐着一位玉软花柔的少女,随意的坐姿更给人娇柔的感觉。

    只见她左手撑着床,保证自己状似无骨的身体不倒下去,右手有规律地滑动着手机屏幕。

    黑宝石般灵动的双眸随意地看着手机里的内容,时不时无聊地撇向酒店里的装饰,述说着主人的心不在焉。

    这自然就是看完时间安排表,刷着手机等余雪的白洛惜咯。

    无意撇向洁白的床上的白洛惜“???”小学妹的手机怎么总有信息?

    余雪的手机设了静音,但奈何有消息推送,有消息时手机就会亮。

    不是特殊情况下,白洛惜没有看其他人手机的癖好,不过——

    “放也不放好,差点掉下去了。”白洛惜无奈地走向前,把摇摇欲坠的手机“捞”了回来。

    小鹿撞死啦啦啦[豪门婆婆耶!一听就不好搞定!我jio得她现在最需要的是你的陪伴,毕竟两情侣之间的事bababa……]

    白洛惜“……”

    她真的没想偷看的,只是那“豪门婆婆”四个字真的太抓人眼球了,等她反应过来,眼睛已经无意识地扫了大半行字。

    白洛惜迅速关了手机,心里不停说着“抱歉”,她真的不是有意侵犯小学妹的的qvq(虽然之前用小学妹的名义发消息好像更过分qaq)

    不过心还是不听使唤地涌起一股暖意。

    这一看就是小学妹在帖子上寻求帮助,一想到在这方面毫无经验的小学妹因为自己几句话话就这么认认真真地找资料找办法,白洛惜小巧的嘴角翘起,像清澈平静的水面荡起涟漪,划出好看的弧度。

    这种心好像被什么甜丝丝的东西塞得充充实实的感觉,好像自从在奶茶店相遇的那一刻,次数多得她都快习惯了。

    白洛惜把手机放到床边矮矮的桌子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啊?”

    怎么会有这么暖的人啊?

    就在白洛惜要转头继续刷着手机等余雪出来的时候,手机又亮了。

    出乎意料的,不是刚刚她熟悉的帖子回复,而是qq的消息推送。

    白洛惜脸上刚刚荡起的笑容犹如春日消融的白雪般瞬间消失。

    几乎是心急火燎地重新拿起手机。

    这是……祁云游?!

    白洛惜烦躁地咬着下唇,这个男人怎么会和余雪扯上关系?!!!

    发的内容还这么亲密!!

    白洛惜很久没体会到这种完全偏离轨道的感觉,即使是之前那几次,虽然和她预想的有差距,但影响不算很大,还在她承受的范围之内。

    心慌、懊恼和不解犹如野兽般拉扯她的大脑,一向灵活的头脑好似不会运转,只有最原始的情绪影响着她。

    小学妹还在洗澡,马上就要出来了……

    思想回笼的第一时刻,白洛惜反应过来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

    “余雪,你交男朋友了吗?”白洛惜所有的精力都在平复跳动得几乎不正常的心跳和专心等待小学妹的答复中,不肯错过一个字。

    没有意识到自己脱口而出的问题有多唐突与奇怪。

    余雪倒没多想,只当白洛惜是心血来潮。

    虽然以她对洛惜姐的认识,突然问这种问题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不过今天洛惜姐做的出乎她意料的太多了,也不差这小小的一件。

    “没有啊。短期我还没有这个念头。”

    清脆的女声夹着“沙沙”的水声,衬托得声音更小了,但白洛惜一个字一个字听得很清楚。

    慌乱的心渐渐恢复了以往的速度,白洛惜慢慢冷静下来了,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莽撞。

    可现在再补充什么更显得突兀,白洛惜索性不开口,继续研究着手机。

    另一边的余雪自从回答了她的问题后就没听到声音,不由得担忧起来,在心里细细品味刚刚自己说出的话。

    心里更加怜惜了,洛惜姐应该是想到了不开心的事。

    余雪脑海中又不自觉浮现今天下午坐在烧烤桌孤零零的白洛惜了。

    余雪手下搓衣服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余雪随时会出来,白洛惜一边注意着浴室的情况,一边飞快地打字。

    [雪雪在洗澡,你有什么事等她出来再说吧。]

    手机另一边倒是很快回复

    [?你是……]

    白洛惜挑挑眉,眼底划过狡黠的笑意。

    [这话应该我问你,下次请大晚上的没什么事就不要发信息给雪雪。]

    祁云游[雪雪?叫的真t不要脸!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哇哦!”白洛惜小声惊叹道。

    实在想不到那个男人还有这么不理智说脏话的时候。

    白洛惜有点[he

    ]幸灾乐祸,也许是对方轻易被挑起怒火的样子和心里那个男人相差甚远,白洛惜最后那点慌乱也散去了。

    [你好像还没资格过问吧?说声“请”是看在你是雪雪朋友的面子上,不要得寸进尺了。]

    等了好一会儿,对面还没有回复,也不知道余雪什么时候出来,白洛惜决定速战速决。

    [雪雪是个温柔的女孩,对谁都很好,不懂得戒备。我不希望有人利用她的“好”,今天这件事我当没发生过,以后希望你和她保持距离。]

    祁云游[你以为你是谁?别一副很了解她的样子,说到底不也是包藏祸心。我劝你离她远点,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白洛惜莫名打了一个寒战。那个男人给自己留下的刻板印象还是太深了啊。

    [总比你这个“好朋友”好很多。今天你们玩得再开心,我一个电话,她还是赶过来了。]

    白洛惜再投下一个

    [你说,如果我跟她说你私下辱骂威胁我,她会信谁?初恋不容易,还是给对方留下个美好的印象好。]

    对面彻底没了声音。

    电话铃声却很快响了过来。

    啧——连电话都交换了吗?

    白洛惜迅速调到静音,对明晃晃的来电通知置若罔闻。

    白迅速清除聊天记录、手机关机、放到桌上,再拿起自己的手机刷着论坛一条龙。

    ……

    祁云游满怀期待地给余雪发了信息后,喜滋滋地坐在床上等着回复。

    手机很快响了起来,祁云游掩饰性右手握拳、放到嘴角边,左手迅速地点了进去述说着他的好心情。

    嗯?是她室友吗?

    一边想着,祁云游一边打字问了出来。

    对面的人倒是很快回复。

    祁云游好看的剑眉深深皱起。

    即使透着冷冰冰的文字,祁云游也可以感受到对面的恶意与轻蔑。

    啧——不是室友,是野男人吗?

    祁云游说不清楚自己此刻是什么感受。

    他一直知道余雪很受欢迎,但是从没这么直接地面对这个事实。

    原本有一团很甜很稠的东西堵在心口,现在好像有什么阴森森的东西想要把它拉扯开。

    祁云游单手摸着心口的位置,像是想要稳稳按住刚刚甜得拉丝的感觉。

    但很快就放下手,停下这“不符合他形象”的动作。

    不过既然不是余雪拿着手机,祁云游也没有精力陪对方多耗时间。

    嗤!还雪雪?他以为自己是谁?

    自己都没这么叫过余雪呢!

    祁云游的心口泛起酸水。

    他当然不会像其他冲动的男人一样,这一看就是在挑拨离间。

    说到底只是嫉妒自己在余雪心里的地位,只敢像只水沟里的臭老鼠一样躲在阴暗处,瞄准机会就冲出来狠狠咬一口。

    不过还是很不爽啊!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受其他异性惦念着自己的女孩。

    祁云游默默把告白的日期再次提上日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