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玖

    魅是谁?她的过往又是什么?谁知道?没人知道,即使陆千雪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就仿佛凭空生出的一样。

    魅是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可以令女人嫉妒男人疯狂,但只有一点美中不足——那就是她的眼神。

    在魅的眼中看不见对往昔的怀念,也看不到对未来的向往,她眼中所有的只是现在,弄而不染的一团冰冷死气。

    “说事就说事嘛,辣么凶干嘛哦,奴家这不是太怀念您了嘛……”

    说话间,魅贴心的把陆千雪的披散的长发重新归拢好,顺势搂住他的脖子,看架势颇有几分要躺在陆千雪怀里的意思。

    “再碰我你会死,而且会死得很惨。”轻飘飘宛如陈述事实般的话语由陆千雪说出。

    如果只听语气和看他的表情,那想必没人会把他这句话当做这是威胁,但魅还是乖乖放开双手。

    因为了解陆千雪的人都知道,这个人说什么便会做什么,而且从来不会因为对方的身份而迟疑犹豫,即使面对的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也一样,只因他是陆千雪,仅此而已。

    魅佯装委屈,撅着嘴气呼呼的望着面前英俊青年模样的陆千雪抱怨:“您真是的,人家远道而来没有招待也就算了,现在竟然还要凶人家,您就不怕伤了人家脆弱的真爱之心吗?”

    “真爱之心?如果你有的话。”陆千雪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他对面面前这个女人没有一丝兴趣,即使她有一身无瑕的皮囊,却依然掩盖不了那择人而噬的本质。

    随后陆千雪抬眼看向她道:“你找我只是说这些吗?如果只是这些,那你可以走了。”

    “哟,雪大人,别这么说嘛……”说话间魅又想坐到陆千雪腿上,可惜,却被男人双眼中的淡然给劝退。

    魅很怕陆千雪,或者说,对陆千雪熟悉的人中就没有不忌惮他的。

    倒不是因为陆千雪有多强的修为,而是这个人永远会在对方警惕心最低的时候出手,那时出手的人可能是你身边最亲近的人,也可能是看似无关的路人。

    只要惹了他,就连躲进深山中隐修也一样不安全,因为山中也会有生灵,而这些中立而自由的生灵也会在这一刻转为敌人。

    魅讨了个无趣,但她依然带着如浴春风般的笑容,她并不接你别人怎么看她,她游荡的这些年遇见的人可不少,要是她真的在意别人眼光的话,那估计她早就给自己换身装束了。

    “说事吧,我还有公文要处理。”陆千雪起身到茶桌旁拉了张椅子给眼前这个妖娆的女子,而他的行为果然又再次引起悦耳的女子娇呼。

    “看来大人果然温柔了许多哦。”魅侧坐在椅子上笑嘻嘻道:“温柔到差点都让奴家忘记如今的形势是您一手导致的呢。”

    “如果只有这些,那你就不必再说。”陆千雪重新坐会城主椅子上,冷冷说道:“导致现在形势的人是他们自己,我只不过在微不足道的时间里推了他们一把而已。”

    是的,陆千雪从不认为自己导致过什么形式不形势的,在他看来,自己不过在背后默默推上这群犹豫不决的人一把,虽然他推的这一把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谁让这头骆驼之前非要背那么多稻草呢?

    魅有些惋惜的摇头:“可惜哩,现在看来,大人推的这一把也并不是很成功的嘛。”

    顽皮的嬉笑声并不能掩盖其中蕴含的嘲弄之意,虽然大家所处同一阵营,但能看见陆千雪失误的次数实在少的可怜,相比于此次前来的任务,魅更感兴趣的是陆千雪的失误原因。

    “按眼下情况看,确实不成功。”陆千雪并没否认自己的失利,他淡然解释道:“世间任何事情都有变数,我不是神,算不尽天机,但我还是劝你们那边做的收敛一些,因为出手干预我计划的人非比寻常。”

    “您是说此次计划是被一个非比寻常的人所干预?”魅有些不解,随后忽然轻笑道:“没想到大人竟然也学会推脱了。”

    “推脱?你觉得我是在推脱?”陆千雪奇怪的看了魅一眼,诧异道:“你不会真认为是学院那个老东西破坏的这次计划吧?还是说所有人都认为计划失败是因为他?”

    “难道不是因为他公布出消息,所以才导致那么多邪灵暴露吗?”魅疑惑道。

    她想不通陆千雪为什么会否认在修士界各大高层中传遍了的事实,在她印象中,陆千雪并不是一个愿意给自己辩解的人,可现在这又是为什么呢?

    “消息确实是他公布的,但问题并不出在他身上,他只是在不经意间给别人当了一次傀儡而已。”陆千雪微微摇头,想说什么,却又没说出口,最后叹了口气问道:“你听说过‘共时天命’吗?”

    “共时……天命?”魅茫然道:“那是什么东西?是命数还是?”

    “不是命数,是定数。”陆千雪靠在椅背上仰望着屋顶,瞳孔中却倒映出璀璨星河,片刻后,他轻笑一声,饶有兴趣的感慨道:“没想到世间竟会有能掌控定数之人,有趣,如有机会真想见识一番。”

    “掌控?定数?”魅惊讶的睁大眼睛,死气沉沉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神采,可随后她却突然愤怒吼道:“命可改,定无变!这是世人皆知的道理,你不会想用这么明显的谎言为自己开脱吧!”

    “呵,本以为你聪明一世,没成想你竟也是个愚蠢之人!”魅冷笑着起身,玉脂般的右臂上不知何时出现五只手环,与裸露在外的左脚脚腕上的五色**铃称相呼应。

    她的左手中多出的了一把三尺粉红剑,虽然剑的颜色与花纹仿佛女孩子家的装饰品,不过当这件装饰品出现在她的手上时就一切都不同了。

    陆千雪与那双被怒火填满的美眸对视,不急不缓道:“你想和我动手?这不值得,我们没必要。”

    “我觉得很有必要。”魅冷声道:“如果你今天不解释清楚的话,你不是我的对手,这点你应该很清楚。”

    “我自然清楚,所以我也没打算与你动手自讨没趣。”陆千雪摇摇头,把自己批阅好的公文整理好放在一旁,就在魅快要等不急时,这才慢悠悠道:“你是从哪听到‘命可改,定无变’这句话的?”

    没等魅想好怎么回答,陆千雪紧接着又问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你知道吗?”

    魅回答不出,还好,陆千雪也并没真的指望她回答,或者说,他并不想给她回答的机会。

    陆千雪淡然道:“世人皆说‘命可改,定无变’,这仿佛是一个公认的事实,然而事实却不是这样。”

    “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我听不懂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魅紧皱眉头,但眼中怒火却少了不少。

    而且她也收起长剑,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不过这次她的坐姿已不再是风情万种的侧卧,而是极为标准的正坐。

    “还是你这样看着顺眼许多。”陆千雪把挂在自己椅子上的外套拿起,走到魅身边轻轻为她披上,遮挡住她极为暴露的着装。

    魅把素蓝色的长衫紧紧裹在自己身上,抬起头脑袋望着身边的男人怯生生道:“真的可以改变吗?我试过了,可是没用……”

    “……”陆千雪沉默,他知道魅的过往,速度想不出安慰她的话,或许,自己就不该帮忙寻找这位满身伤痕的姑娘,亦不该将她从地府中拉回。

    “芷兰……你……”陆千雪叫出了那个被世人遗忘已久的名字,而话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是那一天,陆千雪成为了‘源恶’,也是那一天,叶芷兰成为了魅。

    陆千雪回到了座位,他望着好似暴雨中无家可归的小猫一样的魅,脸上不由浮现出一丝挣扎与痛苦,那是曾经,二人都不愿再提及的曾经。

    沉默了许久,陆千雪心神稍定,又重新把话题拉回正轨:“我不知道定数可不可以改,但我一直相信定数可变,因为‘命可改,定无变’这句话是由人所说,而奇迹也应由人所创,我们做不到并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是对的。”

    “改变不了是因为我不够努力吗?”魅怔怔问道,显然,她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无法脱身。

    陆千雪:“……”

    这天特么没法聊了啊,姐姐,您来这一趟是汇报工作还是搞我心态来的?我兼职那么多,可是唯独没有心理医疗师这一项啊!

    您连问都不问一句,就帮我扩展个新业务,您是要干嘛?咱说好的人身自由呢?

    这一刻,陆千雪死的心都有了,而且还期望自己死后不要被人从坟堆里抛出来再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