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0节 魇幻印记

    黑伯爵以为安格尔不会那么大胆,把锅到莱茵身上。然而,他还是小觑了安格尔。

    不过,事关心奈之地的信息,莱茵必然会为安格尔兜底,这也属于他们之间的默契。

    黑伯爵在确定迷莹没有问题,只是一个有些特殊的幻象后,便没有再继续追究下去,而是飘飘荡荡的飞到了瓦伊身边。

    紧接着,安格尔就看到瓦伊身上所有能开孔的地方,都开始疯狂的向外飚射白色的丝絮状物。

    只不过刹那间,瓦伊就变成了一个全身毛茸茸的圆球。

    这些白色丝絮维持了两秒黏合状态,然后一阵微风吹过,丝絮便如雪花般纷纷落下,重新露出内里的瓦伊。

    瓦伊露出真容的时间很短,新的一波白色丝絮又开始往外冒。

    一轮又一轮。

    看到这里,安格尔已然明白,黑伯爵是去帮瓦伊清理体内的菌丝幼体了。从这效率来看,比瓦伊自己清理,简直快了不知多少倍。

    按照这样的轮替,估计几分钟内就能清理完毕。

    不过,虽然这清理速度是加快了,但对瓦伊来说,如此快速的清理,不一定全是好事。

    从瓦伊那紧皱的眉头,与抿成一线的嘴唇就能看出来,他其实并不好受,只不过因为帮他清理的是黑伯爵,所以他也只能忍受。

    瓦伊独自清理时,不会觉得难受,是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的心理底线在哪,知道一次性超过多少量值,会感觉到不适。故而,他可以全程维持在一个舒适的安全线之下。

    但现在黑伯爵加入了清理队伍,一下子就打破了瓦伊的心理底线,而且直接从平原坠到了裂谷谷底、甚至于说,坠到了无底深渊。

    本身这种加速已经很难受了,而这种极大的差值,更是扩大了瓦伊的不适感。

    这就像是,你的肌肉酸疼找人按摩,适度的按摩会缓解疼痛感,也能让你放松;但如果不那么适度……甚至可以说是“超度”,那就可怕了。本身只是微微酸痛刺激,现在直接进化到了“刮骨疗伤”的部分。

    从这就可知,这种加速会造成多么大的疼痛。

    但肉身的疼痛其实也还好,更大的疼,是心理上的。肉身崩溃,你能咬牙忍住;但心理上的决堤,可以瞬间击溃你的所有坚毅。

    试想一下,本来你安排了一个小小的伤口,作为排除菌丝的出口。但现在,你全身每一个口子,见得人的、见不得人的、不疼的、疼痛的、明摆着的、暗地里羞耻的,全部都齐齐的喷发,那种感觉,光是想象一下,大概都会毛骨悚然。

    本来菌丝幼体,可以集中的清理,现在却让菌丝幼体,遍布你的血肉,探索你身体每一处,如蚂蚁一般钻到你的全身各地,然后再从那些你不好意思提及的地方,喷涌而出。

    最为重要的是,这还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种心理伤害,安格尔觉得,可能会超过瓦伊身体上受的伤。

    纵然提快了速度,可瓦伊大概也会因此产生一些心理阴影吧……

    话又说回来,黑伯爵一路上基本不太管瓦伊。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很近,但更像是一个冷眼旁观的长辈,静静看着后辈一路跌跌撞撞,只要大方向不出错,就不会开口提点。

    而现在,黑伯爵突然开始管束瓦伊,帮助瓦伊驱除体内的残余菌丝,这是怎么回事?

    “啧啧啧,惨啊。”耳边传来多克斯的啧啧声。

    安格尔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多克斯也凑了过来,盯着瓦伊看。

    虽然瓦伊尽量的忍耐住了疼痛,但作为瓦伊的老友兼挚友,多克斯一眼就看出来,瓦伊的忍耐与克制。

    “太可怜了,唉。”多克斯再次感叹。

    对面的瓦伊似乎听到了多克斯的声音,抿着的唇更紧了

    安格尔觑了多克斯一眼,用心灵系带道:“如果你不开口说话,他或许会更好受一些。”

    瓦伊现在的痛苦除了肉身疼痛,更多的是羞耻心造成的心理伤害。多克斯一次次的感慨,不会消减瓦伊的疼,只会让他恨不得地上有缝,直接钻进地缝里。

    所以,最好的应对方法,其实就是安静。

    就当不知道、没看到就行了。

    多克斯眯了眯眼,也用心灵系带回了一句:“噢,我明白了。”

    顿了顿,多克斯咳嗽两声,然后开口道:“我说的是台上,那个粉色头发的小姑娘,对,叫粉茉的,真是太可怜,太惨了。”

    其实这种解释,已经有点过犹不及,不过话说到这,其实也就罢了。但多克斯还偏偏在话音落下后,又补充了一句

    “我绝对不是在说我那亲爱的挚友。”

    安格尔看了多克斯一眼,没有再用心灵系带劝说。毫无疑问,这家伙就是故意的。

    不过,让安格尔有些讶异的是,瓦伊居然忍下来了,没有出现心理崩溃的迹象。

    要知道,之前多克斯开口的时候,瓦伊的情绪起伏,简直大到惊人。安格尔的感知中,瓦伊距离心理溃堤也就一步之遥了。

    但现在,瓦伊的面上风平浪静,心情虽有起伏,可波澜反而比之前要小一些。

    这是黑伯爵在和瓦伊对话?还是说,瓦伊已经破罐子破摔?

    如果是后者,安格尔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因为破罐子破摔,等于没有了羞耻感。

    虽然没有羞耻感后,可以迅速重铸坚毅的心理外壳,但没有羞耻感作为底线的话,人会贱到什么程度,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看看多克斯就了解了,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你猜黑伯爵大人突然帮瓦伊驱除菌丝,是想做什么?”多克斯在心灵系带里对安格尔问道。

    “我想,你这个问题问错人了。”这个问题其实也是安格尔想要问的:“不过,你现在知道在心灵系带里说了?你何不直接开口问,说不定黑伯爵大人会回答你。”

    多克斯嘿嘿一笑,露出一个“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眼神。

    抛了个媚眼后,多克斯又恢复正经模样,道:“我猜,黑伯爵大人可能是想让瓦伊再上场一次。”

    安格尔忖度了一下,多克斯的猜测倒不是无的放矢,的确有这个可能。

    说来,黑伯爵之前就很奇怪。在黑伯爵的视角中,这次决斗的胜负,对诺亚一族事关重大,甚至重要到黑伯爵愿意用自己的秘法交换安格尔继续同行的地步。

    可偏偏在这重要时刻,黑伯爵却考验起瓦伊来了。

    要知道,瓦伊对战鬼影,这一场决斗,就连瓦伊的好友多克斯,都不看好。安格尔嘴上说着瓦伊有机会,其实只是一种投机,内心还是认同多克斯的观点的。

    谁也没想到瓦伊会赢。

    当然,现在瓦伊赢了,再以结果论来做逆推,好像一切都可以接受……但如果瓦伊输了呢?

    瓦伊输了,想要学徒也一同进入遗留地,那么就只有将希望放到卡艾尔身上了。

    有“论外”手段,安格尔是可以让卡艾尔一挑四的。

    但是,黑伯爵会是那种将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的人吗?

    这可事关到诺亚先辈的重要遗留地,如果换作安格尔,也不会放心将所有的期望寄予外人。

    可偏偏黑伯爵在这个时候做了一件反常之事,这就很奇怪了。黑伯爵是预知到了瓦伊会胜?应该不会,因为瓦伊的胜利完全在于对手的疏忽;如果鬼影持续偷袭,不给瓦伊恢复的机会,那么他也不会输。

    那黑伯爵这么做的原因,会是什么?

    安格尔实在想不通……但黑伯爵已经做了这么反常的事,所以,再反常的让瓦伊继续上场,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在安格尔与多克斯聊天之际,竞技台上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

    卡艾尔和粉茉的战斗,其实在多克斯将注意力分散到瓦伊身上时,结局基本就已经注定了。

    多克斯分散了注意力,意味着决斗已经没有悬念,卡艾尔必然胜利。

    事实也的确如此。

    卡艾尔取胜的速度,比所有人想象的还要更快。灰商他们打的小算盘,也完全没有奏效。

    他们派上粉茉,是想要试探卡艾尔的能力,但是,卡艾尔几乎没有用什么能力,只是不断的制造空间裂纹,便将粉茉的战斗空间限缩到了极其有限的地步。

    到最后,粉茉完全是被困在了空间裂纹的牢狱之中,无法逃脱。

    至于说,粉茉的幻术?当然用了,可是,从头至尾粉茉的幻术都没有对卡艾尔起作用,就仿佛卡艾尔天生免疫幻术一般。

    没有了幻术作为依凭,粉茉的实力直接骤减八成。

    一边是完全体的卡艾尔,一边是只有二成实力的粉茉,他们的等阶还相同,且卡艾尔常年出没于各大遗迹之中,不是没有实战经验的学院派,在这种对照下,粉茉的败北,是没有悬念的。

    粉茉败也就败了,让灰商等人糟心的是,他们完全看不出卡艾尔是如何避开幻术的。

    当粉茉下场的时候,他们本来还想从粉茉口中得知一些情报。毕竟,粉茉是直接接触卡艾尔的,或许他能看出卡艾尔是如何避开幻术的。

    但粉茉却是哭丧着脸:“我也不知道。”

    随着粉茉的讲述,灰商一行人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粉茉一开始是在用不同的幻术试探卡艾尔,但是,无论是迷雾幻术、诱导幻术、亦或者构建出自身的虚假幻象,卡艾尔都完全不在乎。

    他只是不断的布置空间裂纹,限缩粉茉的移动范围。

    这个时候,粉茉已经看出卡艾尔大概率免疫幻术,所以,她立刻改变了战斗方式。

    她开始通过布置现场视角的差异,以及操控光影的投射,对卡艾尔使用起心理暗示。

    这不再是幻术的手段,而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催眠手段。

    且粉茉使用的道具,有一部分乃恶妇所赐,虽无杀伤之力,但对于精神海没有防御的学徒而言,一拿一个准。

    可是让粉茉失落的是,她的心理暗示,依旧没有对卡艾尔产生效果。仿佛,她的所有布置,在卡艾尔的眼中都只是小丑的玩闹。

    最终,在种种手段都用完之后,粉茉无奈败北。

    听完粉茉的描述,灰商与恶妇互觑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他们看到的依旧是茫然。

    卡艾尔的胜利太过简单。整个决斗,只有一个决定性的因素:卡艾尔免疫幻术。

    在这个因素的影响下,粉茉连近身都做不到,更何况是去试探卡艾尔的能力。

    “会是之前你遇到的那个巫师搞得鬼吗?”恶妇所指的正是安格尔。

    灰商:“有可能,他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幻术系巫师。但是,就算他是幻术系巫师,可也不至于连我们都看不出来他用了什么手段吧?”

    恶妇和灰商面面相觑,这个答案,他们大概是不会明晓了。

    其实,原理也很简单。

    就像是安格尔在瓦伊体内制造的迷莹幻象一样,连瓦伊自己都看不到,外人更加看不到。黑伯爵是例外,他的鼻子与瓦伊共生,如果黑伯爵的鼻子与瓦伊是两个独立的个体,那么他也不一定能发现迷莹。

    同样的方法,安格尔也在卡艾尔体内植下了一个印记。

    通过魇幻之力,制造的魇幻印记。

    魇幻的效果对于普通幻术,完全是碾压的。尤其是对于学徒级的幻术,以及相关联的精神攻击,甚至可以直接免疫。

    在这个魇幻印记的帮助下,卡艾尔没有使用其他任何底牌,连速灵都还没召唤出来,只用了一手基础的空间戏法,就取得了胜利。

    ……

    和之前的决斗一样,智者主宰给了双方修整的时间。

    卡艾尔从比赛结束后,就开始按捺住了胜利的喜悦,因为他知道,接下来面对的,可能才是最困难的。

    从竞技台上下来后,卡艾尔本来是想在旁边平息自己起伏的心绪,避免影响下一场战斗。

    但瓦伊的状况,却是吸引到了卡艾尔的注意。

    不知什么时候,瓦伊已经解除了全身的石化,安静的站在黑伯爵的旁边。一眼看去,身上没有之前那让人生理不适的白絮菌丝,皮肤十分的光滑,一点伤痕也看不到。

    他决斗下来,瓦伊就被治好了?

    还有,治好本是一件喜事,可为什么瓦伊的眼神看上去很黯淡呢?